首页

思路客

书架
第二百八十九章 烟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主任摆摆手说道:“知道你是小心谨慎的性子,没事儿”。

王主任说的是李学武突然来了街道找到自己开这个会,又希望自己发动群众帮忙,并且在行动前把人留在会议室。

多亏了这个时候人们的服从性和正义感,再加上科技不够发达。

这要是在后世,李学武在上面刚表完态,街道上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要不TS打人大哥怎么连夜跑去JS的呢,没人告密鬼都不信。

李学武站起身接了干妈给倒的热水,然后说道:“妈,今晚您就甭在这儿盯着了,明早您再来吧”。

“怎么,瞧不起你妈我这个妇女同志?”

王主任笑着坐在了沙发的一面,看着干儿子说道:“当年我也是妇救会的干部,手里不仅仅是拿针线的,也是拿枪的”。

“哈哈哈哈,我哪儿敢啊,不敢瞧不起女同志,更不敢瞧不起革命同志”

李学武笑着解释道:“这不是担心我爸挨了饿嘛”。

王主任笑着说道:“我给你爸打电话了,让你爸在他们单位食堂吃一口,不差这一顿,饿不着他”。

坐下说笑了两句,王主任看着李学武说道:“先前看你们也没个动作,我还以为你们没有拿我的话当回事儿呢,感情你们在憋大动作啊”。

李学武见干妈说了,也是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刚开始确实没怎么在意,可后来瞧着越来越不对劲儿”

李学武往自己干妈身边坐了坐,然后说道:“咱们街道就算再有吸引力,也不至于来这么多坏蛋啊”。

“再一个,这抢劫可少见啊,多少年了啊,一看就不正常啊”。

“是啊”

王主任点点头表示认同,道:“快二十年了,街上哪儿还是有成了气的混子,怎么可能来了这么多呢”。

李学武的表情很是严肃认真地说道:“所以我就要挖坑,轻判都不成,我现在要让这根藤蔓上长出来的恶果变大,变得让他承受不住,我要让这股子风气一扫而尽”。

王主任下午跟李学武谈了一场了,也知道了李学武的打算,所以对于李学武通报的桉子也很愤慨,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对于李学武把猪养到这么肥才杀的做法虽然不认同,但也是给与了一定的理解,毕竟李学武的处境她也了解了。

都说干部没有私心,一心为公,这怎么可能呢,都是人心肉长的,只要是个人就有私心。

那保卫处的处长有侄子,自己这个主任就没有干儿子了?

但优秀干部、好干部是能够坚守住内心的基本原则的,是能够在规则内为人民服务的。

“唉,希望这次你能为街道重树新风,扫清流毒”

理解归理解,但是人民群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受到的损失和威胁也是王主任不赞成李学武这么晚行动的原因。

但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只能按照李学武的方案办了。

因为分局那边没有管这边的事儿,全权交给李学武三人处理,街道这边儿也是只能看着李学武施法了。

聊完了正事儿,李学武笑着对自己干妈说道:“妈,有个私事儿得求您办一下”。

“免谈”

王主任横了李学武一眼,道:“有事儿找我来了,没事儿怎么不上家了呢?”

李学武知道这是干妈埋怨自己最近没有上家去的事儿。

“妈,您看我这桉子也没办好,没脸上您家里去啊”

“嘿,你个小猴子啊,现在说这个话了”

王主任笑着骂了一句李学武,随后问道:“啥事儿啊?让我给你介绍对象啊?”

“您真是我妈,跟我亲妈的口气一模一样,见着我就要给我介绍对象”

“呵呵呵,怎么,你要打一辈子光混儿啊?”

王主任看着李学武问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给你找对象不是好事儿吗?”

李学武笑着说道:“现在准备处一个呢,暂时不用您给我介绍,等我看看这个成不成,不成再找您”。

fqxsw.org

王主任好奇地看着李学武问道:“家是哪儿的?怎么没见你妈跟我说啊?”

“刚确定的,家是安定门那边儿的”。

“哦哦,城里还是城外的?”

李学武笑着说道:“城里的,大院儿的”。

“幼!好儿子!”

王主任笑着拍了拍李学武的肩膀说道:“成,有志气,跟妈说说,谁家的?”

“妈,那边儿院离的这么远您都熟悉?”

李学武看着王主任好像认识的样子,也是有些吃惊。

王主任笑着说道:“怎么?我就不能有几个认识人儿?说吧,哪个楼的,万一我认识呢”。

“呵呵,她们家不住外面的家属楼,住里面的小院儿”

李学武笑着解释道:“他爸是ZC的,具体在哪个部门上班我不知道”。

王主任也是有些看不懂自己这个干儿子了,怎么深一脚浅一脚的。

前脚儿是个售货员,后脚就是个小院儿里的孩子。

“她爸叫什么?”

“顾海涛”

“哦......”

李学武见自己干妈一副了然又惊讶的表情,笑着问道:“您还真认识啊?”

王主任想了想说道:“我不认识,但是听说过,很深沉的一个人,不怎么爱说话,行事做风很硬朗,很有思想的一个人”。

“您说的还真是!”

李学武惊讶于干妈对顾参的了解,王主任还更惊讶干儿子的反应呢。

“你见过她爸了?”

“呵呵呵,早了,还是刚回来的时候呢”

李学武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老师,也就是我们董处长,他是顾参照顾长大的,是他把我介绍给她们家的,我先去他们家相的亲”。

王主任感慨地点点头道:“你有个好老师啊,也算是我干儿子有这个命”。

感慨了一句,王主任随后问道:“你们就是这么处的?可有段时间了,怎么还有个售货员啊?”

“不是”

李学武笑着解释道:“当时我没同意”。

“啊?”

王主任傻了眼,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李学武,随后又问道:“你傻啊?”

“哈哈哈”

李学武傻笑了两声,随后回道:“不太喜欢他们那些院里人的作风”。

“什么作风?”

王主任横了李学武一眼,随后说道:“你就是年轻,没个踏实心思,那院里人人都那样?”

李学武点点头说道:“确实,通过相处,她母亲和父亲对我都挺好的”。

“就是呗,越是那样的家庭越是重视孩子的教育,你当都跟你小时候一样疯玩儿呢”。

王主任说了一句,随后感慨道:“要不怎么说你命好呢,你丈人那人最是不好相处的,也应该是你最难过的关,没想到你是人家主动地找你过关的,嘿”。

李学武笑看着自己干妈问道:“妈,我可是您儿子,您不会想说好汉无好妻,赖汉娶个娇滴滴吧?”

“哈哈哈哈”

王主任笑的拍了李学武一巴掌,道:“妈可没说”。

知道了李学武的近况,王主任又问道:“你这感情生活稳定了,还有什么事儿为难啊?”

“是老三”

李学武笑着解释道:“老三眼瞅着也大了,老跟家里住着也不是个事儿,我就想着把他分出去,反正他户口已经不在家里了”。

王主任笑道:“你这当二哥的还真成,还能想着自己弟弟呢”。

说笑是说笑,王主任随后说道:“可你求我也没辙,咱们街道已经没地方了,能分的多数都分了,就你那房子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啊?”。

“清楚清楚”

李学武点头道:“不是想着给您添麻烦,我是有个想法跟您问一下”。

王主任笑着说道:“你说,我看看你能不能变出地方来”。

“哈哈哈哈,我又不是土地公公”

李学武解释道:“我们东跨院还有块儿地方没人用呢,我想的就是让老三在那边建房”。

王主任听见李学武说还真有地方,便站起来走到文件柜里把李学武家附近的规划图找了出来。

这图还是进城后几年开始全城检索才画出来的,每个街道都有对应的自己的规划图,便于街道干部工作。

“你们家那边儿的院子本来是个四进的院子,但因为在胡同口,被功能单位左分一块儿,又分一块儿的,我也记不住哪是哪了”

这话倒是真的,李学武家门口真的是什么都不缺。

供销社就在大院儿出门儿右拐处,现在回收站的院子就是供销社原来的仓库。

“找到了”

王主任看了看那块儿地方,道:“还真是没有分出去,这可奇了怪了”。

“没什么奇怪的”

李学武笑着用手指点着东跨院的位置说道:“这儿原来是马圈,后来改成了厕所,最后厕所都不用了,一直荒废着呢,院里人连破烂货儿都不愿意往里面扔”。

“哦哦”

王主任答应一声,又看了看东跨院的尺寸,边看边说道:“你也是,怎么给你弟弟找了这么一个位置呢,不太好啊”。

看完了图纸又说道:“再有,虽然这儿又是马圈又是厕所的,可也是块儿地儿不是,你弟弟一个人用可是不成,这跟你那西院儿可不是一码子事儿”。

“我知道”

李学武知道干妈说的那个西院怎么回事儿,那西院儿是自己买的,不是分的。

现在这城里的房屋有三种模式。

一种就是坐地户,人家祖宗就是这儿的住户,谁也不能把人家撵出去安排自己人不是。

当然了啊,丁师傅那样的除外,丁师傅的成分还有待商榷,鉴于丁师傅的表现,所以没人去找他麻烦。

第二种就是随着进城后,开始恢复经济生产,从全国也好,从农村也好,更多的是随之进城的工作者们,也就是现在的工人。

他们的住房是多渠道收上来的,再分配给他们手里,顶算是街道和工厂的一种合作。

给工厂工人提供了住房,工厂也给街道提供一些便利。

这便利和福利什么的这里不多说。

这些房屋的性质就是像李学武的倒座房一样,就是他的了,以后也可以给他的后人。

第三种就是确定不了房屋主人,或者能确定房屋主人的,或者通过一些渠道没有主权的房屋,就要租给后来进城住的人了。

你家有房出租不能自己租,得房管所给你租,你管不着谁来住,你到日子跟房管所领租子就成了。

现在的房租不算贵,一间房子两块四左右,每年的房价由有关部门定。

但是据说好些年都没变过,李学武知道,到了七几年还是两块四。

可有一样儿啊,你房租不变,猪肉价也不变,一直都是七毛六。

西院儿的房屋跟这三个都没关系,这是公产,算是街道变现了,李学武是跟公家买的地,所以西院儿没人敢说李学武是地主。

等东院儿就不同了,东院儿算是未分配的房屋。

虽然没有房屋在上面,但图纸上有四间马圈,这就得算。

李学才一个人,是占不了整个东院的,虽然没有人要东院儿。

“妈,我们对门儿不是闫富贵家嘛,闫富贵的大儿子分出来单过了,闫富贵就把儿子撵出来了,这不想着跟我弟弟做邻居嘛”

“哦哦哦”

王主任点头道:“感情你们都分好了啊”。

李学武陪着笑说道:“老三不愿意离了我父母,我父母也不愿意他住远了,所以我就想着这儿还算合适,无非是多花点儿钱把东院整个儿翻一遍”。

说着话,李学武点着图纸说道:“我西院翻修的时候土方还有剩,正好给他用”。

“成,还真有个当哥哥的样儿”

王主任对这个事儿没意见,那院子没人要,空着也是空着,现在有人要就分出去呗。

“明天让你们家老三和闫家老大拿着户口来办手续”

“得嘞,谢谢妈”

“行了,你忙你的去吧”

李学武跟王主任打了声招呼便出了门。

其实也没什么为难的,这地都在街道手里,就像村里有年轻的跟父母分家出来单过,村里都要给批宅基地一样,就是这么个道理。

李学武来这边开会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老邢过来的,李学武现在走,得把老邢留在这边。

“老邢,辛苦一下啊,沉所我们晚点儿才能过来”

“没事儿,李所,我在这儿等你们”

摆了摆手,李学武便开着车回了家。

家里还有个等着上班的人呢。

进了院门的时候也才刚到六点。

看见李学武的吉普车过来,大门就被打开了。

开车进了院子,也没熄火儿,一会儿闫解成还得回轧钢厂,省的热车了。

下了车对着于丽问道:“回来了?怎么样啊,家里都挺好的吧?”

于丽见李学武不像是知道上午自己的事儿的,就是随口一问,便也简单的回了一句。

“挺好的,谢谢你给的东西啊,我爸高兴坏了”

“呵呵,喜欢就好”

李学武把皮夹克的拉链拉上,刚才在车里都热了。

“闫解成呢?没喝多吧?”

“没,没叫他喝酒,今天雪太大了,我怕他开车不把握”

于丽跟着李学武往倒座房里走,边走边跟李学武解释着:“回家待了一会儿,吃了个中午饭,今儿下午三点多我们就回来了”。

还没等进屋呢,闫解成就出来了。

“科长,有什么安排?”

李学武对着于丽摆摆手示意她进屋,然后拉着闫解成往西院走,边走边说道:“这样,你开车回轧钢厂,找韩股长报到,她会告诉你怎么做,记得去我办公室把我的装备带过来”。

“知道了科长”

明白这是今晚有行动,闫解成也没啰嗦,答应一声便往吉普车跑去。

李学武看着闫解成把车开走,把大门关了才回了倒座房。

倒不是李学武偷懒,而是他谨慎小心惯了,不想在最后时刻因为自己的行为异常被人发觉行动。

刚要进倒座房,就见远处升起了一束烟花,在这黑漆漆的夜空中分外的显眼。

没别人儿的,就那么一束,曾地就在空中打开了,照的夜空闪亮了一下。

“嘿嘿,还真是有钱烧的”

闻三儿站在门口用脑袋顶着门帘子对着李学武说了一句,随后把脑袋缩了回去。

但是从门帘子后面传来了闻三儿的声音:“快进来啊,齁冷的,有啥好看的”。

李学武倒是没想着看天上的烟火。

掀开门帘子进了屋,边关门边说道:“大雪天的倒是不怎么冷,赶明个儿雪化了才冷呢”。

往厨房看了看,见于丽和小燕儿外,闻三儿的媳妇儿也在忙活。

李学武往里屋走,对着闻三儿问道:“北库房的活儿都忙活完了吧?”

“完了,人多,小半天儿就忙活完了”

闻三儿给李学武倒了一杯热水,道:“彪子他们帮着院里把雪除了,一大爷晚上还来夸了两句”。

“行,这活儿不白干”

李学武点点头,脱鞋上了炕里。

刚才站在门外这么一会儿,脚上的翻毛皮鞋就有点儿凉了。

这个时候真的很考验人的身体机能,冬天冻死的还真不少见。

接了茶杯靠在了傻柱身边,道:“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傻柱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道:“没事儿,就回来了,今天小食堂没伙食,又赶上下雪,我怕天儿晚了不好走”。

傻柱的工作倒是轻松,没活儿了还能早点儿走,因为老做小食堂的饭,所以领导也不管他。

吹牛打屁的说笑了一会儿,就在闻三儿的儿子要找妈妈的时候,于丽几人往炕桌上端菜了。

因为是小年儿夜,傻柱做了两条鱼,两个炕桌各一条,于丽又炖的豆腐和炒的土豆丝,小燕儿切了一盘卤货儿,算是凑了四个菜。

众人由好热闹的老彪子带头举了一杯,又各自说了吉祥话儿,热热闹闹地吃了小年儿饭。

今天李学才倒是没有上这边儿来吃,家里今天的伙食也不差,刘茵也也知道这边儿的伙食好,便也没来找李学武回去吃。

等吃得了,李学武喝了水,便往前院儿家里去了。

一进门赶上家里刚捡桌子,大嫂正帮着母亲忙活着,见李学武进屋,还笑着跟李学武打了声招呼。

李学武笑着问了大哥学校的事儿,李学文倒是挺开心的,因为学校开始放寒假了。

当老师的就是这样好,一年两场假期,寒假和暑假。

李学文开心是放着假,领着工资,还能在家里看书。

李学才开心也是因为放假,放了假他就能跟姬毓秀出去玩儿了。

“二哥”

李学才跟着李学武打了声招呼,随后说道:“姬毓秀约咱们周日去滑冰,你去吗?”

“滑冰?”

李学武愣了一下,随后笑道:“我现在忙得脚打后脑勺儿,哪有时间滑冰?”

“周日就是二十九了,你还忙啊?”

李学才刚说完就被母亲打了一下。

“你当你二哥跟你似的啊,整天就知道玩儿,以前还好,知道放假了跟你爹在家帮帮忙,怎么一找了对象就跟毛兔子似的呢”

“妈,总得有个放松的时间吧,二十九了”

李学才还是很想跟李学武一起出去玩儿的,以前跟李学武不亲是因为李学武玩儿的他不敢玩儿。

现在李学才也是大人了,想着跟二哥出去玩儿还能见见世面,上次李雪就赶上了,还闹了双皮鞋,他也想要。

李学武拍了拍李学才的肩膀,把他按在了椅子上,然后坐在了对面。

“明天你去倒座房找于丽,你们两个一起去街道找王主任,我都说好了,记得带上你的户口本啊”

李学才瞬间就知道二哥说的什么事儿了,有些欣喜地问道:“是房子下来了?”

“呵呵”

李学武笑着说道:“是地下来了,房子得开春儿了盖,现在让你去住没有顶盖的马圈你愿意去啊?”

“嘿嘿嘿”

李学才傻笑了两声,随后高兴地去找自己的户口本。

这个时候上大学的都这样,户口要单分出去,粮食本什么的也是单分出去。

李学文两口子就有独立的户口本。

也就是说,李顺的户口本名下只有老太太,刘茵,李雪三个亲属,就连大姥都是单独的户口本。

李顺看着毛兔子似的老三皱了皱眉头,但是没说什么。

李学武倒是跟父亲说起了年节送礼的事儿。

“爸,过年了,你们医院的领导你看什么时间走动一下”

李顺皱着的眉头没有打开,看着李学武说道:“走动什么呀,怎么老想着弄这套?”

李学武转头对着李学才问道:“老三,上次送猪肉的时候爸的领导收了吗?”

李学才脑袋正扎在柜子里翻找户口本,被李学武一问,又把头拔了出来。

“不收的是傻子”

李学才对着李学武说道:“我跟妈拎着肉去哪家不是笑着给开门,就咱爸磨不开面子”。

李学武转头看向李顺说道:“人家收了就代表了一个态度,最起码是想跟你交朋友了”。

“哪里学的这些歪门邪道”

李顺对着李学武摆手道:“别再提了,上次就有人在背后讲究我了”。

李学武笑着说道:“讲究去呗,又没当着您的面儿讲究您,再说了,他们怎么不当着院领导的面儿讲究呢”。

也没管李顺的态度,李学武对着刘茵说道:“妈,这几天再去我爸单位领导家里转一圈儿,西院儿库房里有鱼,挨家儿送两条”。

李顺看着李学武瞪眼睛,想要训斥却是知道儿子大了不好说了。

倒是刘茵明白人情世故,听见李学武说了,便点头道:“上次去,人家周院长就说你爸医术好,为人也好,也想着跟你爸多走动呢”。

“都是同事关系,哪有不走动的”

李学武对着母亲点头说道:“人家要是来走动,您也收着,礼尚往来嘛,人情就是这么处出来的,谁家没有个大事小情的,谁都有用到谁的一天儿”。

李顺见刘茵和儿子你一句我一句的把这个事情定了下来,便也无奈地默认了。

李顺也渐渐明白自己儿子长大了,明白事儿了,很多事情他也知道应该做,可就是磨不开面子罢了。

上次刘茵带着老三送了猪肉,院领导对待自己的态度都不一样了,这李顺都懂,所以也就顺了儿子和媳妇的意见了。

跟家里待了一会儿,李学武便准备往倒座房去睡一觉,等着晚上闫解成来叫自己。

刚出家门就遇见一个梳着两个大辫子的女青年推着自行车走了进来。

这女青年见着李学武还点头微微笑了一下,只是这笑有些歪嘴儿啊。

“您好”

李学武笑着点了点头便错开身子往倒座房去了。

在门房值班的闫解放见李学武从二门出来忙把看那女青年的目光收了回去。

刚一进倒座房便见秦淮茹坐在炕上跟着几人聊天,见李学武回来便打招呼道:“等你来着,听彪子说你回家了,就在这等你了”。

“回家里看看孩子,怎么了秦姐?”

秦淮茹笑着说道:“是招待所的事儿,今儿下午我就去你办公室找你了,但是没人,许所长给你打了电话打不通便叫我回来跟你商量一下周五招待所复业的事儿”。

“还成,窦师傅那边还挺撒冷的,这就要完工了?”

李学武准备睡觉了,便直接脱了鞋上了炕。

秦淮茹点头道:“今儿就完工了,屋里的床、柜子什么的都放好了,就连窗帘都装好了,就差最后的复业了”。

“就该怎么办怎么办呗,这复业也到年跟前儿了,李副厂长那边有什么要求了吗?”

秦淮茹有些拿不准地说道:“那倒没听说,就说让准备着,好像要看看再说”。

“小食堂的事儿让许宁抓好,这个他明白,工人服务处的商品种类丰富一些,招待所的卫生也要搞好,尤其是房间里的,把这个做好了,复业的第一步也就打开了”

“那四楼......?”

李学武知道秦淮茹说的什么意思,点头道:“让许宁去找李副厂长,让他安排,但是照常去财务科走账,这个不要马虎了”。

“知道了”

李学武和秦淮茹两人说着工作,屋里众人都没有说话,闻三儿见秦淮茹和李学武开始谈工作,就让媳妇儿抱着孩子回后院儿去了。

正说话间,棒梗跑了进来,对着秦淮茹说了句老师来了。

秦淮茹跟李学武打了声招呼便要往家里走,可炕上一直装死的傻柱倒是来了精神。

“棒梗,哪个老师来了?”

棒梗甩着大肥脸说道:“冉老师啊”。

傻柱曾就从炕上坐了起来,笑着对秦淮茹说道:“秦姐,我也该回了,一起走”。

秦淮茹知道傻柱的心思,无非是上次跟三大爷说介绍冉老师认识没成功,这次又想试试看去。

“就两步路还用我等你啊?”

说着话便领着棒梗出了门。

傻柱急忙下地穿了鞋,又从墙上摘了衣服边穿边往出赶,一边儿还说道:“秦姐,哎,你等等我”。

李学武笑看着傻柱的样子往后一趟,现在多躺一会儿,一会儿还得忙。

于丽见闻三儿三口人去了后院儿,老彪子几人又约着去了对面儿的浴池,屋里就剩下李学武,便拎着凳子走到了李学武身边的炕边上坐下。

李学武看着于丽都着嘴的表情就知道于丽有话说。

“怎么了?”

于丽看了李学武一眼,随后低着头跟李学武讲了今天上午发生的事儿。

李学武听着于丽的叙述也是有些好笑,这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李学武可不敢管他们家的事儿。

“三大爷这个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值得上这么生气吗?”

李学武躺在炕上看着瘪兜的于丽,笑着说道:“你越跟他硬顶着来,越显得你没本事,他就约欺负你”。

“那他也不能那样啊,这不是生抢嘛”

“呵呵呵”

李学武用手拍了拍炕席,道:“换了另一个人我都能给你出这个气,可就是你公公婆婆不成,我不说你也知道怎么回事儿”。

“我知道”

于丽点点头说道:“我也没想着出气什么的,就是心里不舒服,想跟你说说”。

李学武点点头道:“成,跟我说成,那我就给你说个开心的事儿”。

于丽听见李学武的话把头抬了起来。

“什么开心的事儿?”

“呵呵呵”

李学武笑着说道:“房子的事儿”。

“房子!......下来了?”

于丽先是惊讶地叫了一声,随后又意识到了什么,又把声音降了下来,可还是紧张地问了出来。

李学武点点头,道:“明天我们家老三来找你,你们两个带着户口本去街道找王主任,已经给你说好了”。

“嘤~”

于丽站在炕边捂着嘴才没叫自己的声音哭出来,用力地咬紧牙,眼泪却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李学武看着于丽流眼泪也不方便去给她擦,便从兜里掏出一块手绢扔给了于丽。

于丽站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才把情绪稳定下来。

她有房子了,是的,她有家了。

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对于房子和土地的重视超乎外国人的想象,几乎所有人都要先有个定身之所才会把这里称为家。

“学武~”

于丽叫的深情,李学武却是不敢深情地回复,而是笑着调侃道:“生气了哭,高兴了也哭,女人真是水做的啊”。

“哼!~”

于丽娇嗔着拍了李学武的小腿,随后坐在了板凳上问道:“花钱了吗?”

李学武愣了一下,随后知道于丽说的是找人要这个地花没花钱。

“没,没有”

李学武被于丽娇嗔的声音弄得脚后跟都麻痒痒的,双腿叠着往边上挪了挪。

“王主任跟我们家有点儿关系,去了你不用管,直接就说你是闫家老大的媳妇儿,是我叫你去的就成”

“谢谢你学武”

于丽眨着眼睛看着李学武说道:“如果没有你,我的房子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有呢”。

这倒是实话,现在甭说房子了,就算是吃饱饭都得是上班才成。

可现在上班就是个问题,虽然还没到后几年那么困难,可自从六二年开始,工作分配就是个麻烦的问题了。

不要看李学武,李学武的情况不一样。

工作分配困难的是没有学历的人,有学历的照样还是紧缺人才。

就像前文说到的,你要是中学文凭,使使劲儿是没问题的,是过几年才不成的。

而高中文凭就不一样了,都是主动请你去当干部的。

所以像是李学武这样的转业高中生可是香饽饽,虽然是“有病”的,但不耽误干活不是。

所以刘主任带着李学武去找杨厂长便当场定下了干部身份。

像是于丽和闫解成这样的,因为已经结了婚了,不属于“减少城市人口”的政策,所以未来是不会去广阔农村的。

但留在城里也仅仅是从事最基础的生产工作,那么多人都没地儿住,想分房子街道基本不可能。

厂子里也机会不多,所以于丽得了准信儿已经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了。

“不说这个啊,见外了”

李学武抬起手摇了摇,道:“你就这么一个心愿,怎么都得成全你不是?”

于丽有些娇嗔地拍了李学武一下,想起今天回娘家的情景,于丽还是情不自禁地对着李学武说了句谢谢。

李学武倒是没怎么在意,这对于他来说都不算什么,一句话的事儿,再说了,还有自家老三在里面呢。

于丽耳朵微红地说道:“今年结婚以来,我都没怎么敢回家,就是因为怕娘家担心我”。

说到这儿,于丽的情绪还是有些波动,眼泪自然而然地就下来了。

“每次回娘家都要吵一架,我是带什么都得需要我公公婆婆斟酌再三,减了又减,对我也是盯着防着,就怕我往家里带东西”

李学武理解于丽,这就是婆媳最矛盾的地方,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里的头一事。

但凡闫解成有钱,也不至于叫于丽在娘家人面前抬不起头。

“分家以前我接了你给的猪肉,我说我婆婆得了一块,我带家里去一块儿,也叫我家里人尝尝肉味儿,可倒好,呜呜呜”

李学武倒是不怎么了解这里面的情况,这还是自己刚回来那会儿的事儿呢。

“宽心啊,别想这些了啊”

李学武的劝慰,让于丽倒是稳了稳情绪,道:“上次你给的两条鱼也是,我婆婆带着闫解放来抢,闫解成屁都不敢放,家都不敢回,都气死我了”。

“我想着我不搭理他们家吧,可这次又来这么一出儿”

看着李学武跟着自己皱眉头,于丽也知道李学武听了也就听了,管是不会管的。

抹了抹眼泪道:“上午我跟他闹了好一场,脸都丢尽了,这才算保住了东西,你知道我爹妈看着这些东西有多惊讶吗?”

于丽看着李学武说道:“这惊讶对我来说是最大的讽刺,是说我公公家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突然大方起来了”。

李学武劝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日子过好了才是自己的”。

“是”

于丽点头道:“每次回家我嫂子都说风凉话,就这次没说的出”。

想起今天回娘家的事儿,于丽的心情好了起来。

“看着我们开车回去的,又听说了我们分家单过,我嫂子眼睛都冒火了,尤其是看见...看见你给我买的鞋”

说到这儿,于丽有些微红着脸说道:“知道因为他给干部开车,知道我又是得了棉袄,又是得了皮鞋的......”。

李学武见于丽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是李学武懂。

受了这么多委屈,突然扬眉吐气了,是个人就都会有这种情绪。

更何况是心思更加敏感的女人呢。

女人在年轻的时候求的是啥呀,还不是人前要个面子。

而回了娘家的面子就是身上穿的,手里拿的,嘴里说的。

男人找女人,女人找男人,不就是这么点儿事儿嘛。

倒座房这边于丽说着女人的追求,而出了门的傻柱则是去追求女人去了。

傻柱这边顶着寒风把棉袄穿了,紧走两步赶上了秦淮茹。

“秦姐,您这就不够意思了吧,怎么不等等我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相邻推荐:
三国处处开外挂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认真起来自己都怕捡到废物美人后,我被迫躺赢了[穿书]病美人大佬只想咸鱼[异世]从海贼开始燃烧世界红警之强势入侵大纲别嚣张恣意人生从三十而已开始逃生游戏: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